首页 > 社会 > 正文
亲,暂时无法评论!

谨防上当!女大学生因为轻信他人,被人拐卖到山村!

  我叫沈明月,一次被拐的经历告诉我。

  不要随便喝别人递来的饮料,哪怕是一直朝夕相处的同学室友。

  我喝了一杯室友李林玉递给我的饮料之后,整个人便昏昏沉沉不省人事了。

  醒过来的时候,头重脚轻。

  鼻子里闻到的是劣质塑料的味道,周围一片白色,隐约能透点光进来。

  慢慢的我反应过来,我被人捆了手脚,堵上了嘴。

  丢进麻袋里,袋口还被死死的扎紧了,连抬头都十分的困难。

  一开始,我还以为只是被绑架。

  只要家里人愿意拿钱赎我,我还是能够转危为安的。

  突然,有人隔着麻袋随手拍了拍我,用轻浮猥亵的声音说道:“按照老规矩,验完货,女娃子就是你的了。咱们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”

  这……

  这是被人拐卖的节奏!!!

  当下,麻袋的绳子被人解开了。

  我刚一抬头,就被天光晃了一下眼睛。

  眼睛太久没有接触光亮,有些受不了。

  短暂的失明中,额头被人用针尖一般的东西刺了一下。

  “眉心血元阴之气未破,清澈清甜,是个处子。”一个刺啦啦如同破风箱一般嘶哑的声音传入耳中,眼前出现了一个脸上皱纹如刀刻的老太太。

  她偿了针尖上我的血,便拽起我的手。

  将我狠狠的推进一个四方形的坑洞之中,坑洞里放了一口棺材。

  棺材里有个死人,不过看不清楚容貌。

  他全身都被白色的圆形纸钱覆盖,看不到身形也看不到正脸,只能感觉到他浑身冰冷而又僵硬。

  周围是荒郊野地,一个人都没有。

  脑子里一下就炸开了,他们这是要干什么,怎么把我丢在棺材里。

  棺材里,还有个死尸!!!

  “呜呜呜呜——”我说不了话,在棺材里挣扎,想要爬出去。

  在坑边,有男人抽着烟,盯着我胸口的位置贼眉鼠眼的扫视,“这么漂亮的女娃子,你让她跟你儿子尸媾,不觉得可惜吗?”

  想来这人就是把我绑来这里的,可恶的人贩子。

  至于尸媾是什么,我当真是没听明白。

  “闭嘴,把棺材盖上,钉好。”那老太太雷厉风行,一巴掌就掴在刚子脸上,“刚子,我要是再见你废话一句,就请你吃银蛇降。”

  银蛇降好似是很恐怖的东西,弄得人贩子刚子打了个激灵。

  他面色微微有些发白,用带着极重的西南一带的口音说道:“你这个降头女子怎么那么邪啊,动不动就要用你的降头术来凶我,我们好歹是一条船上的的人啊。”

  刚子见我在棺材里还在挣扎,一脚就把我蹬翻过去。

  抬手就把棺材盖盖上了,外面还想起了“砰砰”的钉棺材的声音。

  如果棺材被钉死了,我就得活活闷死在棺材里了。

  可嘴里被塞了破布,喊不出声音来。

  我只能使劲吃奶的劲儿用头去顶棺材盖,发出呜咽声:“呜呜呜——”

  放我出去,别把我困在这里。

  “埋土!!”随着老太太一声冰冷的声音落下,头顶就传来沙土填埋的声音,原本棺材里还能透点光进来。

  片刻之中,周围就变的一片黑暗。

  淡淡的尸臭味,萦绕在鼻尖。

  我呼吸一窒,四肢僵硬的蜷缩在一起。

  完了!!

  这回是天要亡我。

  可我不想死,眼泪从眼眶里滚了出来。

  突然,我的腰被人从下往上环住了。

  我惊出了一声冷汗,一个冰凉声音刺入了耳中,“既然被送来了我这里,你就认命吧,你逃不出去的。你是第一次,可能会有点疼。”

  身下的尸体动了,指尖划过我手上脚上捆绑的绳子。

  那把我捆的结实的绳子,在他手底下好像就是纸糊的一样,轻易就断开了了。

  我急忙拔去嘴里塞着的烂破布,迫不及待的说话:“你……是谁?你……要做什么,求求你了,放过我吧。求求你了……”

  狭小的棺材中,我的后背和他胸膛紧紧贴合着。

  那胸口冷的好像刚从冷冻柜里取出来的死猪肉,寒意直接刺破了肌理,冻进了人的骨肉里面。

  惊恐的泪,从我的眼角滑落。

  “我是你的男人,从今往后你唯一的男人。”他一个敏捷的翻身,冰凉的手指探进了我的衣内。

  冰冷冷的唇落在我的脸颊上,一点点的吻去我的眼泪。

  我很害怕,身子瑟瑟发抖。

  诈尸了。

  那副棺材里的死人活了,还自称是我的男人,我……

  我该怎么办?

  突然,他霸道的就将我两条腿分开了。

  我这才剧烈的挣扎起来,他摁在我肩头的掌心却有一股怪力。

  将我死死的定在棺材板上,疼痛一时间疯狂的刺激着我的脑部神经,我痛的大叫出来,“好痛,我好痛啊,你饶了我吧,不要这样……”

  他不顾我的哀求,变本加厉的要我。

  我如同支离破碎的风筝一般,受到狂风的折磨和撕扯。

  我受不住,晕了过去。

  醒来的时候,我被身下那具尸首揽在怀里。

  紧张之余,伸手就摸到了那人的脸。

  五官还算立体,就是体表没有一丝温度。

  他纹丝不动的躺着,尸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,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觉一样。

  棺材里很闷,闷久了可是会把人活活闷死的。

  我伸手尝试撑了一下棺材盖,本以为只是徒劳之举,没想到那棺材盖子居然被我顶起来了。

  棺材钉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拔去了,只要一推就能推开。

  盖在棺材上面的土质也比较松,没有被人填死,我就这么从里面钻出来脑袋。

  慌乱之中,穿好了衣服拔腿就跑。

  甚至连棺材里的那人的样子,我都不敢多看一眼。

  这里也不知道是哪里,四处环山。

  地形复杂的要命,我绕了几圈,都没找到通往外界的道路。

  走到了一处玉米地里,小腹忽然就腹痛难忍。

  肚子里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一般,人一下就瘫软在地上,意识慢慢的就变得模糊不清了。

  耳边,却传来一个苍老而又冰冷的声音,“让你服侍我儿,你居然敢逃跑。你是怎么出来的?”

  “是棺材盖没钉好,我才从里面出来的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逃跑的……”我模糊的视线里,看到了一个满脸脓包的老太太。

  腹部里的被虫子啃断肚肠一般的绞痛,让我满头虚汗的在玉米地里打滚。

  那老太婆面色变得狰狞,狠狠的捏住我我的下巴骨,“棺材钉是我亲眼看着秦刚钉死的,你不可能逃出来?难道是秦刚把你放出来的?我说嘛,你们就是一伙的,想坑我的钱。”

  下巴骨的骨头,感觉都要被她的手捏碎了。

  我疼的没法了,抓住了她的裤脚解释,“不,我跟秦刚不是一伙的。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,棺材钉会突然脱落。”

  “你不肯说,也无所谓。”她丑陋的脸上一脸的冷漠,长满了老茧的手指离开了我的下巴,“反正,一会儿把你们重新合骨在一处就行了。我儿一个人在地下寂寞,你必须陪在他身边!!”

  “老奶奶,你饶了我吧,我求求你了。我不想死……”我求生的欲望,让自己的意识没有在疼痛中昏沉过去,“你买我花了多少钱?我家人会悉数都给你的。”

  “我不要钱。”她嘶哑的声音很轻,嘴角带了一丝嘲讽的冷意。

  我怔住了,这个老太太根本不在乎我的钱。

  她只希望有人能到地下,去陪她死去的儿子。

  我……

  我死定了!!

  她看着我惊恐发愣的表情,脸上的神色甚是满意,“你尽管尝试逃跑吧,反正你中了我的血降头,逃到天涯海角都没用。”

  “血降头……什么血降头。”我失声问了出口,腹部的绞痛突然一下达到了极致。

  一股钻心的痛袭来,我失去了意识。

  醒来之后,又回到了棺材里。

  身子侧卧蜷缩在身下那副尸身上,寒意浸透了全身。

  我惊恐的浑身颤抖,用力拍打着棺材盖,“放我……放我出去,为什么又把我关在这里面。”想看更多内容请关主 维心工仲号 零壹鬼话:lpguihua(回复 上当)

  上面的棺材盖,再次被钉死了。

  我整个人变得歇斯底里了,睁目欲裂的想要从棺材里出去。

  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家,想要见到自己的亲人。

  我恨死我的室友李林玉了,要不是她无耻的在我的饮料里下药,把我送给了人贩子。

  我也不会那么倒霉,被人钉死在棺材里陪一个死人。

相关推荐

八卦爆料

娱乐热点

热门推荐
  • 数据加载中...